腐之为腐

感觉这个写的特别棒

水煮烟灰_展清:

新年的开端,背了几页书,权当是一年之计的好兆头。本来有几篇东西想在2013年写完,但到底拖到了2014,不过也无妨,这篇写出来,也权当是作文的好兆头。


 想起写关于有关腐的文章,是在看了一篇ABO设定的小说之后。感官上说,我觉得ABO的文看着很过瘾,因为够黄暴,但是如果不抛开故事背景来读,我就总会有些如鲠在喉,因为ABO的设定从本质上来说,无论感性的角度还是理性的角度,都与我踏入腐门的原因背道而驰。不吐不快之下,略说一说个人对于腐的一些理解,和腐与我的爱情观的一些关联。


 (一)腐女的追求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日本“耽美”这个意为“唯美主义”的流派,最后归流到了BL向的爱情故事中。也许是源自于日本传统的美少年崇拜,日本意义上的美少年不是外表美丽就足够了,而是在“高岭之花”层面上,高高在上不可碰触的美男子,这个美少年往往在武士社会中具有较高的阶级地位,并且绝不是弱不禁风如女子一般的存在。这个在实力、地位、外貌都占据优势的人,用自己独有的魅力,吸引着其他武士对他的忠诚和爱慕。


 在这个天皇制为纲,武士道为目的社会环境下,武力值为负的日本女子是隐匿不可见的,男人对女人可以三妻四妾,可以奸淫嫖宿(即便时至今日仍然如此)。但一个男人对其他的男人的承诺却是绝对的,无论是效忠还是爱恋,而且由于社会伦理地位的对等,这样的关系符合了现代价值观的爱情理想。故而我们能在一些腐女的口中听到“英雄疼英雄好汉惜好汉”,这也是为什么“强受”的存在在大部分时候比“弱受”更加耀眼。


 我们常发现,身边的“腐妹子”们身上,多少带着点“女汉子”的气质,她们心里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孔武有力,但是却努力做到很多女生做不到或者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是一种试图努力摆脱“弱势”地位的挣扎(且不论这种挣扎是否有效)。这与她们追求男男之间的爱情不无关系,因为那种爱情不是从属的和生殖欲望的。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有生理的因素,有心理的因素,而最终能促使他们结婚成立家庭的则是繁衍后代的需求,而由于女性的生理构造使得她们必须承担生育子女并养育的责任,而且给她们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负担,这是男主外女主内传统家庭分工的根源。虽然历代女性主义先烈们为了使女性从男权压迫中解脱出来而历尽艰辛并取得重大成果,但我们毕竟还是生活在男权的社会中,男人是天然的强势者。而渴望平等且刨除生育负担的爱情的女子们在这个社会环境下,投向男人与男人的爱情也就不足为奇了。至于为什么是男人和男人而不是女人和女人,那当然除了因为男人代表了她们渴望的权利和强势,也是因为她们是女人,生理本能决定她们爱看的是男人。


 符合上面所说的心理的腐女子们,不喜欢看弱受文,通常表现为:“我看这个还不如看BG呢。”而至于她们看的BG文(如果她们看的话),女主角也通常不会软弱无能。而几乎完全不看BG的,则更有一种不愿自我代入的想法存在——在BL的世界里,她们看,却不被看,她们是欲望和观看的主体,却不是被欲望和观看的对象。这些是腐之所以区别于其他女性向BG作品的根源所在。


 (二)生子


 上面说到刨除生育负担的爱情,这其实带入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爱情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小学社会课本上说的是,爱情是以建立家庭为目的的,人与人之间对友情的升华。说的很隐晦,什么叫建立家庭?就是结婚生子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毛主席有话,不以婚姻为目的的爱情都是耍流氓,那么婚姻的目的是什么呢?很明显不是为了让你结了婚之后继续跟自己的老公老婆谈恋爱,而是要生孩子,旧社会说传递香火,新中国说传递革命火种,实际上都特么是一回事。所以我们就能看到一个现象,生不了孩子的(且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遭遇离婚,无法生育孩子的女人,即使丈夫在外包二奶也只能忍着,谁让你生不出孩子呢?


 这很显然不是我们理想意义上的爱情,而是一种被社会角色框定的,目的性极强的意识形态干预和社会单元整合。而男男爱情故事,天生的就没有这个问题,没有一个男人会认为另一个男人跟他在一起是为了让他给他生个孩子。


 既然男男爱情故事这么天然的剔除了这个问题,为什么生子文依然这么蔚然成风?其实原因依然很现实,因为男人和男人不能生孩子,这个故事在道德上有了裂隙:你把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写的这么美,你想没想过人类后代的问题——这也是腐女常常被保守势力诟病的一个点。腐女们表示,我们并非在鼓励全世界的男人都和男人在一起啊,我们也是女人我们也喜欢男人我们也是要跟男人成家立业结婚生子的啊我们只是呼吁一种美好的爱情而已。但是面对信仰的高墙这都是放P,至于男同性恋的调查比例逐年上升跟腐女的高调程度越发成正比(虽然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可能是由于舆论的开放导致出柜率提高),更是给了这些人借口。


 所以有些腐女不禁又觉得,不能生孩子是个劣势,如果能生就太好了,于是生子文出现了。


 但是另一个更隐秘而阴暗的因素,则有可能源于一种报复心理——凭什么只有女人要受罪生孩子?男人也应该尝尝这个滋味。于是故事中的男人由于生理上的不适合,导致生孩子的过程比女子更痛苦百倍。


 说几句题外话,世界上似乎在积极研究男性生孩子这种黑科技。我当然认为这是黑科技。从生物进化的历程来说,从无性生殖到有性生殖,从雌雄同体到雌雄异体,本身就是一种选择。有性生殖意味着在繁衍过程中,有一部分细胞变成卵子,另一部分细胞变成精子,它们在不同的生物个体之间进行交流,重组基因以去粗取精,产生更为优势的新生命个体。而在这一过程中,其中一些生物产生卵子的能力更强,另一部分生物产生精子的能力更强,渐渐它们较弱的功能退化,为了不浪费生命能量而只留下一种功能,这才分化出了两性。如果说我们强行用人工来改变这种自然生育的状态,其实很快就会产生新的男女分化标准,这对男女平等毫无意义,反而可能由于男人不适合孕育的生理缺陷导致后代的不健康发育。


 (三)攻受


 攻受的概念常常对应现实同性恋者1和0的概念。对于这点我只能从自己的角度来说了,毕竟每个人的攻受观都太不相同了。我对于现实中的同性恋者,秉持着当1当0还是当0.5都是他们的自由,我认识纯0也认识纯1,更认识能上能下的0.5,他们有的结伴过日子,也有的夜夜不同人。对于二次元攻受,我个人秉持可逆不可拆的原则,攻受观一如爱情观,追求忠贞和平等。


 我认为互攻是最能体现腐的精髓的存在,他们可以攻受分明,但是必须是因为受不想攻,而不是受攻不起来,或者攻不愿意被受攻的概念上的。爱他就干他,爱他也就愿意被他干;占有他,同时被他占有;侵犯他,也被他侵犯。这是我心目中爱情的性爱表达。至于很多人只萌攻,然后萌此攻攻一切人;或者只萌受,继而萌此受被一切人攻。我只能说,如果这些人说她们没有代入角色,十有八九是谎话。


 也有很多腐女子秉持着CP不逆不拆的原则,这个“不逆”多在一种审美趣味上,有些人喜欢女王属性的人是受,有些人喜欢腹黑属性的人是攻,也有人认为呆萌呆萌的攻起来别有韵味,不一而足。


 (四)ABO


 说完了生子和攻受,回头看看开头提到的这个集合这两大问题的设定——ABO。这是一个将男女两性打乱重组,不论你表面看起来是个啥,你都要重新被在另一个性别序列里被框定,这个ABO其实就是攻、受和0.5,只不过:第一,不只包括男人,女人也包括其中;其次这个性别序列有生育机制。


 这其实没什么,当普通的男男生子看也无所谓,但是让我不能接受的是它完全在强化男权机制的合理性——在这个设定中,A代表的alpha,具有绝对的权威,不论在体力、智力、反应速度上都有先天优势,在社会中占据最大多数的社会资源和最高的社会地位;B代表的beta一切处于平均水平;O代表的omega,居于社会底层,智商低,体力弱,还特么每个月跟来大姨妈一样的有发情期,而O的性权益完全不受法律保护,A可以无条件强暴O,而O在发情期一旦被一个A标记就意味着他从属于此人,从此只有这个人才能在他的发情期侵犯他,而A却可以标记无数个O。这特么根本就是男权种马的天堂。


 我身为一个美国黑,很喜闻乐见的发现这个恶心人的设定起源于美国了。它从根本上就是反我上文所提到的一切男男爱情故事所存在的美质的。它是不平等的,注重生育的,同时是渴望男权压迫的变相表达。从根源来说,这是美国核心家庭男权中心的意识形态所衍生出来的同人路线,与从源于日本的传统耽美腐向BL故事完全不是一个价值取向。


 (五)《间之楔》与《炎之蜃气楼》


 这两部是早期耽美作品的巅峰之作,即便时至今日,我想说超过这两部的作品,与其说不多,不如说几乎没有。在已经完全被主流商业吸收并且被萌化和柔化之后的耽美作品,失去了很多耽美原本拥有的创造力和深思的可能性。


 《间之楔》说的是身处绝对不能相爱的两极的两人,被命运的楔子紧紧扣在一起,无法得到救赎的感情。若要延续他们之间的关系,高傲的Riki就得扭曲自己的本性从属于Iason。爱他的Iason是愿意这样的么?他不愿意,他爱Riki高傲的表情和野性的身体,所以他屡次放他自由。但是他不能放他自由,因为他无法离开Riki,他明知道自己的爱只能带给对方伤害却无法放手。Riki爱Iason么?他们之间仿佛只有肉体的主从关系,所以Riki在被切除下体之后说自己没有脸面见Iason了。但是若是只有肉体,又何谈脸面?他爱,但是这份爱在痛苦和屈辱的掩盖下,变得模糊不清。


 只有在其中一个失去性能力,另一个失去了双腿之后,这两个人才能在毁灭中,用最后两根香烟来传递一个不含肉欲的吻。他们的爱从性开始,因性延续,最后却在阉割中得到印证,在死亡中获得救赎。在我看来这是一部在探讨爱与性之间的关系方面,写的壮烈而深刻的一部。


 我有朋友认为这部作品中的角色,太“小”了,他们的世界里只有自己的欲望和爱情。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于作品中,而与之不同的则是《炎之蜃气楼》的大气恢弘。故事利用历史的幽灵将一个旧王朝的战争延续到了现代背景中,在故事里虚构了一份延续了四百年的爱。直江信纲对上杉景虎的爱情是不单纯的,它夹杂着嫉妒和崇拜,忠诚和叛逆,疼惜与严酷等各种矛盾;故事中的灵魂和肉体是分裂的,直江信纲爱的是上杉景虎的灵魂,而面对认为自己是仰木高耶的上杉景虎,他又必须告诉自己,高耶有高耶自己的记忆和人格,虽然灵魂是同一个;故事中的爱情是永恒的,甚至没有生生世世的承诺,因为再没有下一世的相遇——爱上你是我感情的终结,你的灵魂溃散,我的灵魂则将不断附身于他人,直至我的灵魂也与你一样消散于天地之间,绝不容许自己转生的灵魂忘记你,绝不容许爱过你的自己再去爱其他人。


 我的爱情观最初建立于《神雕侠侣》,我认为痴情是世间对爱情最美的表达,相守16年最终重逢的两人实在教人感怀不已。而《炎之蜃气楼》的痴情则是绝望的,在权力和战争中沉浮的二人,相互爱慕也相互憎恨,相互怜惜也相互嫉妒,在最终之战烟消云散的景虎是直江的永劫——不是无法救赎,而是不肯接受救赎。


 自1976年《风与木之诗》至今37年,BL作品从针对小众女性向受众,发展到现而今TV动画不卖腐都不好意思在电视台上露面,也许是一种文化开放的进步,但也不得不说是一个快餐化的深渊。虽然耽美故事原本就起源于商业消费的诉求,但早期作品中深沉的思考,却在当下的创作中确实被遗失了。而原本因为追求精神的、平等的、灵肉合一的爱情而投向腐门的腐女子如我,在这个主流叙事把腐元素吸纳重构成消快餐消费的一环时,实在是不免失落和愤懑。



评论
热度(45)
  1. 白土啬水煮烟灰_展清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这个写的特别棒
©白土啬 | Powered by LOFTER

你们的白墙
不间歇性抽风换马甲
一只来自大山里的辣鸡万花
常年深井冰
约稿请私信
KY退散
专注吃瓜